首页 >> 财经频道>> 国内财经 >>正文

丧子车主高巨斌怒告特斯拉:对“自动驾驶”太信赖,结果最受伤害

北青网 编辑部  2018-03-10 11:13  www.icaidao.com
记者/李显峰 夏成璐
编辑/宋建华
▷事故发生后,特斯拉轿车报废(翻拍图)
今年2月6日,美国Space X公司的火箭,将特斯拉跑车送上了太空。一时间,特斯拉及其创始人马斯克风光无限。仅仅20多天后,北京朝阳法院一桩案件的进展,同样将特斯拉置于聚光灯下。
起诉特斯拉的是河北邯郸车主高巨斌。2016年1月20日,其子23岁的高雅宁驾驶一辆特斯拉Model S在京港澳高速邯郸段行驶时,与前方的道路清扫车发生追尾事故身亡。经交警认定,事故中,驾驶特斯拉的司机高雅宁负主要责任。而高巨斌起诉称,特斯拉夸大宣传的自动驾驶(Autopilot)功能是车祸元凶。
2月27日,央视批露此案进展:特斯拉公司在大量的证据面前,承认车辆在案发时处于自动驾驶状态。之后,特斯拉中国官方回应国内媒体称:“目前,第三方鉴定机构对该案件的鉴定结果还没出来,特斯拉也在配合庭审过程,直至鉴定机构给出最终结论。”
北青深一度记者日前对话高巨斌。高巨斌称,车祸发生后,他花十多万元买回残车,自掏腰包花费20万元检测费用,目前已确定车辆在事故发生时处于自动驾驶状态。“特斯拉公司长期宣传他们的自动驾驶有多安全。我们父子对特斯拉和马斯克特别着迷,以为他们技术接近完美,结果我们最受伤害。”
“特别着迷,最受伤害”
深一度:车祸发生时,你在什么地方?
高巨斌:那天是2016年1月20日。我和儿子在邯郸参加一场婚宴,是儿子女友哥哥的婚礼,我儿子那时23岁,已经跟女友订婚。我们在婚宴后分手,他开着特斯拉去见朋友,我特地叮嘱儿子“小心驾驶”。
我回家后正休息,突然打进来一个电话,是特斯拉客服,说高先生我们发现你的车气囊发生爆裂,从后台发现的,因为数据随时传到后台。他问,出现这个现象是不是撞得厉害。我说是我儿子在开这个车,我打电话问问。话音未落,与我儿子同行的另一车辆的司机给来电,告诉我出事了,撞车了。一听我就慌了,立即去了现场。
深一度:现场什么情况?
高巨斌:到现场看到车辆撞得很破碎,主驾驶位和方向盘很多血,车上和公路上有大量血迹,气囊打开,前挡风玻璃、车顶玻璃、A柱、B柱整个塌陷下去。主驾驶位正好撞在道路清扫车的右后方。我儿子的致命伤是脑部。
深一度:车祸对你们家造成什么影响?
高巨斌:出事时,我儿子已经从部队复员,回到大学读大二。我们家四口人。妹妹小他十多岁,他13岁开始就帮妹妹洗尿布,我和妻子比较忙,都是他照顾妹妹。儿子是在矿区村里长大的,从小听话,善良无私,喜欢分享,朋友很多。现在到了忌日,还会有朋友来祭奠他。
现在儿子没了,两年多,这个家没走出这个阴影。一日三餐、去哪干什么,我们都想到儿子。这事出了以后,70多岁的老爷子承受不了,被抬上担架送医院,现在逐渐恢复。媳妇身体不好,出事之后是医院的常驻病号。
深一度:车祸发生前,你们父子对特斯拉的车辆性能了解有多少?为什么选择买?
高巨斌:电动车低碳环保,国家提倡,我那会儿做煤炭贸易,对新能源也很推崇。那会儿开特斯拉的不多,全国也就几百辆。我有朋友买了特斯拉,我试了试,外型和性能都不错,所以2013年我花80多万元订购了Model S,2014年提车,登记在我名下,家庭成员共同驾驶。
买车那年儿子刚当兵走,我挑的车他也挺满意的,在部队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,也会讨论这辆车,特别喜欢。曾经也可以说,我们父子对特斯拉和马斯克特别着迷,以为他们技术接近完美、高端潮流,结果我们最受伤害。
▷事故现场(翻拍图)
花10多万元买下报废车找证据
深一度:什么时候接触到特斯拉的“自动驾驶”?
高巨斌:当初买车时,我去过好几次北京的特斯拉体验店,销售人员除了介绍车辆的性能优越,最关键的一点,提到未来要发展“自动驾驶”。
销售人员说,这个车如果出了事故,比奔驰、沃尔沃要防撞。然后又介绍特斯拉“自动驾驶”功能,说在驾驶过程中,如果疲惫不堪,比较累了,只要设置“自动驾驶”功能,你可以稍稍休息一下,闭上眼睛打个盹什么的,你还可以坐在副驾驶或后座上,就好像是电脑机器人在开车,特别安全,比人工驾驶安全多少倍;全家出行的时候,驾驶员设置自动驾驶功能,可以一起打牌、喝咖啡、休息。
我儿子出事之后,我们去体验店,听到销售人员还是这么向其他客户介绍。
深一度:你自己有没有体验过“自动驾驶”功能?
高巨斌:我自己没试过。买回来的时候,系统还没这个功能。儿子退伍回来后,车主要是他在开,后来就升级到有“自动驾驶”的7.0版本。他试驾过。
深一度:有留下“自动驾驶”试驾视频吗?
高巨斌:有两段。都是别人从副驾驶位置录的,一段是他手保持和方向盘五厘米或十厘米的距离,能及时接管的程度。用着“自动驾驶”,也没踩油门。应该是在道路上或者高速公路上。另一段是在车上坐着完全放松下来,在剥一个橘子。
在特斯拉车友群里,很多车友都有使用自动驾驶时发生磕碰的经历。儿子出事后,我们测试这个“自动驾驶”功能,路面上有些障碍物检测不出来,固定不动的车辆检测不出来,必须是行驶中的车辆才能检测出来。比如对面是一堵墙或者有栏杆,也检测不出来。这些都是技术上的漏洞。而特斯拉对外宣称“自动驾驶”没有问题。
深一度:你儿子体验了“自动驾驶”,你听说后,什么反应?
高巨斌:他说车辆已经升级到“自动驾驶”版本,你和妈妈开车时可以用一下。还说“自动驾驶”没事,绝对安全。我持怀疑态度,总是不让他用,他和我在一起时用得少。
后来我在车友群看到“自动驾驶”的视频,有车友在主驾驶位睡大觉。我问,真的有这个功能吗。儿子告诉我真的可以,他教了两回,我没学透彻,就没当回事,我妻子学会了,使用过几次。
深一度:发生车祸时,车速是多少?
高巨斌:事故发生后,我们询问特斯拉我的车当时有没有开启“自动驾驶”,特斯拉称,车辆损坏,数据没接收到。
事故处理完后,保险公司拍卖车辆残骸,我花10多万元买下来。因为车内还有行车记录仪,以及类似黑匣子的东西,可以全面记录下汽车的行驶情况,包括加油、刹车、转向等等,我们把它作为一个证据,还原出真实的驾驶情况,发现当时车速110公里左右。
▷高雅宁曾在部队开车,有数万公里安全行驶记录。高巨斌认为,儿子驾驶技术过硬,是因为太信赖“自动驾驶”才导致车祸发生(翻拍图)
打官司瘦了四五十斤
深一度:这起车祸性质是追尾,后车被定为主要责任,出事后,你对车祸原因怎么想的?会不会是你儿子开车技术问题?
高巨斌:出事当天下午4点多,客服第二次给我打电话,问撞车情况怎么样。我告诉他我儿子没了,客服说“知道了”,然后就没一点信息了。后来我多次给特斯拉打电话,想从后台看数据,询问撞车时是否在使用“自动驾驶”,客服矢口否认。
出事后,我怎么也想不通。儿子入伍前就拿了驾照,在部队是司机班的副班长,有多少万公里的安全驾驶记录。他在高炮连开大型炮车,驾驶技术优秀,部队经常黑夜拉练,大灯不许开,他都是头车先行角色。说明他驾驶技术是过硬的。所以我推测出事时车辆是自动驾驶状态。
儿子生前多次提到“自动驾驶”,也鼓励我们使用,真的是特别信赖“自动驾驶”。
深一度:是什么让你相信是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导致这起事故?
高巨斌:我们后来从行车记录仪的视频上看到,在出事之前的6分钟左右的时间里,车辆方向笔直,时速均衡,车辆精准地行驶在高速路的两条白线之间,即使路面有波动也丝毫没有影响这种状态,人为操作是保持不到这个程度的。
为此,我们专门聘请了车辆事故专家。专家出具的分析报告中得出结论,认为事故发生时车辆处于自动驾驶状态。
为了验证推测,我们在提起诉讼时,向法庭提交申请,请独立第三方鉴定机构对“车辆最后是否在自动驾驶模式下”进行鉴定,但特斯拉方面坚持不同意检测。直到后来,法庭决定对车辆进行鉴定。
特斯拉公司一直宣称,每辆车的行驶情况都会传送到后台数据中保存,但在庭审中,他们最开始不同意对车辆进行检测,后来称我们原告没有证据证明车辆使用了“自动驾驶”模式,而他们也没有向法庭提供任何后台数据,以证明这辆车在事发时没有启用“自动驾驶”。
因此,我始终认为是“自动驾驶”功能失灵导致儿子车祸丧命。
深一度:别的品牌车辆也有“自动驾驶”功能吗?
高巨斌:据我所知,别的品牌称为“辅助驾驶”,或者叫“自适应巡航”,不叫“自动驾驶”,没有鼓励或提倡双手不管车辆。我儿子这次出事,是特斯拉在全球第一起致人死亡的车祸,他们之前也有车祸,只不过没有致死的,夺命的。
深一度:你们起诉特斯拉,提出了哪些诉讼请求?
高巨斌:希望特斯拉马上停止夸大宣传、整顿完善“自动驾驶”功能,公开车辆发生事故时的数据信息,以及赔偿精神损失1万元。一年多后,我们变更诉讼请求,索赔提高到500万元。
深一度:为什么开始索赔只要1万元?
高巨斌:儿子没了,多少钱一点意义也没有。只希望更多的车友注意到“自动驾驶”的不完善,体谅我们的苦心。
深一度:官司打了这么久,有没有人劝你放弃?
高巨斌:打官司过程中,我从180斤瘦到130斤,现在140多斤,稍微好点,原来根本不想吃一日三餐,不渴也不饿,想儿子想得没有一点希望。两年来,我来回奔波,耗费很多精力,花费很多钱,光一次性鉴定费就是20万。看到我的惨状,也有人劝我停止,但我没想过放弃。
▷儿子丧生后,高巨斌忙于打官司,瘦了四五十斤
不愿私了,要的是答案
深一度:现在案子进行到哪一步了?
高巨斌:官司打到现在快两年了,一审还在审理。
诉讼过程中,我们要求检测事故车,对方不配合,一直坚持不必进行检测,并称,即使是自动驾驶模式下发生事故,也是由驾驶人承担责任。2017年4月份,法院决定采纳我方律师的意见,对车辆的安全系统进行全面司法鉴定。同年10月,在法官到邯郸进行现场主持的情况下,鉴定机构启动验车。拆解提取SD卡和黑匣子的过程很长,光拆卸就花了一天,取出内存的安全气囊电脑俗称的黑匣子后,提取了SD卡还有车上装载的SIM卡。由北京中机车辆司法鉴定中心做鉴定。这属于我申请做的鉴定,所以20万元鉴定费也是我们出的。
此后在法庭的主持下,将车辆的SD卡、SIM卡和安全气囊电脑取出并封存,后来通过特斯拉中国经销商向美国总部上传SD卡中保存的数据,由美国总部解读数据并传回。
今年2月27日下午,在特斯拉北京体验店,我们读取到特斯拉总部返回来的数据,数据清晰注明,从2016年1月20日下午2点07分直到撞车,事故车都在使用“自动驾驶”,从使用到出车祸,还不到10分钟。这个传回的数据会附在司法鉴定报告里,正式送达给我们,现在还需要继续进行其他方面的鉴定事项,鉴定报告要等全部检测结束后才能出。
深一度:你觉得现在的检测进展具备什么意义?
高巨斌:在一定程度上,我们两年的奔波没有白费,儿子怎么出的事故终于水落石出了。这个进展,说明特斯拉的“自动驾驶”技术不成熟。
深一度:特斯拉对你们的态度有过变化吗?
高巨斌:孩子出事后我们多次联系特斯拉,特斯拉中国区CEO第一次跟我的车友见了一面,说随后会安排场合跟家属见面,再后来始终以开会、出差等理由不跟我们见面。
不得已,我在2016年6月27日把特斯拉告上法庭。开庭后,特斯拉方给我的感觉是一直在拖延推诿,将检测时间延后。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大公司应有的姿态。在检测车辆的过程中,法院让特斯拉提供车辆进行实车测试,他们拒绝提供,我从车友处借到车辆,他们以型号有差别为由表示不认可测试结果,我们又从另一车友处找到同款车型,而他们以车辆使用年限不同为由拒绝,我驳斥他们说:只能让我儿子再重死一回,你们才能认可吗?
诉讼中,特斯拉方面找过我,几次我都拒绝了。后来跟他们的一个经理见了一面,他说后续会推进这件事,并且想试探私了,有这种口风。我说现在有什么事情找我律师。
深一度:为什么不愿意私了?
高巨斌:我现在要的是答案。还原我儿子发生车祸时的真实情况。我要给正值芳华年纪而陨落的儿子一个交代。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,谨慎使用“自动驾驶”,也是对社会敲响警钟,给更多被“自动驾驶”迷惑的车友一个提醒,莫再让血淋淋的伤害再次出现在其他家庭。
深一度:索赔从1万元提高到500万是为什么?
高巨斌:一万块钱对他们起不到警示惩罚作用,把数额增大才会让他们重视,所以调整了数额,而且他们一直不同意对车辆进行检测,他们的冷漠态度也促使我们调整了数额。这并不是一种索取,而是对我个人的补偿。我也承诺过,如果获得500万元赔偿,将拿出大部分资金作为慈善基金,用于警示自动驾驶。
▷2016年8月,特斯拉中国官网改变了关于“自动驾驶”的表述
不能把车友当作小白鼠
深一度:看起来诉讼还要耗费很长时间?
高巨斌:是很耗时间精力,但我也没别的想要做的。在邯郸呆着满眼都是儿子。出车祸没多久,我们全家都搬到了天津,也就扫墓上坟的时候回邯郸。
深一度:车友们对你的做法都什么反应?
高巨斌:好多车友主动找我加我微信,第一是关心,最关键是感谢,说高大哥如果不是你家儿子出现这样的事情,我不知道用“自动驾驶”还会出事故。不是你起诉,我们看到报道,说不定我什么时候步了你儿子的后尘。所以我必须把这个事情做成。我感觉儿子虽然生命短暂,但一定意义上,体现了价值。
深一度:你和你的家人以后还会接受自动驾驶吧?
高巨斌:不会接受了,我会更加保守。各个方面,对我打击太大了。我不反对也不阻止科技的进步。百度、沃尔沃等都在研发自动驾驶,这是未来很大一个趋势。我希望社会进步,但希望技术成熟后再投入市场,不再盲目地把活人生命作为试验品、试撞者。
深一度:你希望特斯拉怎么做?
高巨斌:应该等技术成熟了再投入市场,不能把车友当作小白鼠。特斯拉应该召回不成熟产品,继续革新研究。还有,必要的道歉是特斯拉应做出的最基本的改变。事前和事后,我们都没看到对方有负责任的态度。2016年5月17日,美国加州一名特斯拉Model S车主在开启自动驾驶状态下,撞上卡车后殒命。那个车祸比我儿子晚4个月。如果特斯拉有点主动,有点良知,我们这个车祸的信息早出来了,美国那个车友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。
深一度:2016年8月,特斯拉中文官网将“自动驾驶”一词变为“自动辅助驾驶”。特斯拉要求销售人员严格将这一系统表述为驾驶辅助系统。把“自动驾驶”改为“自动辅助驾驶”,你认为风险消除了吗?
高巨斌:起不到作用。自动辅助驾驶说手不能离开方向盘。他们称,在一定程度上,如果系统功能失灵,人应当接管。当车速很快时,人怎么找到节点控制?怎么接管?人的思维不能马上跟上,即便人工接管、急刹车,也会有轻微撞击,就算没有轻微撞击,对人也有惊吓。
这是很冒险的一个事情。我对车友群里使用“自动驾驶”或“自动辅助驾驶”的朋友,都以我家案例告诫他们:千万不要盲目使用。

特斯拉自动驾驶特斯拉事故

  1. 丧子车主高巨斌怒告特斯拉:对“自动驾驶”太信赖,结果最受伤害
  2. 贾跃亭微博评自动驾驶:驾驶时人有70%的时间在神游
  3. 百度系无人车创业群又添一员:leadgentech.ai获百度系基金投资
  4. 精选一大板块三类牛股
  5. 上海临港&上海电气:双双辟谣 表示未与特斯拉接触
  6. 多家公司澄清"绯闻" 特斯拉有没有落户上海临港?
  7. Cowen:特斯拉下周或公告一季度汽车交付量为2.3万辆
郑重声明:爱财道发布 丧子车主高巨斌怒告特斯拉:对“自动驾驶”太信赖,结果最受伤害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爱财道不能保证该信息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合作及发稿在线客服
优发国际